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天红叶的博客

以文会友,结交朋友,互相学习,互相尊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是知青,后又上学,毕业后在机关工作了大半辈子,在工作岗位上做到了,尽心尽力、尽职尽责、问心无愧,现已退休,享受天伦之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二连记忆——之一 建新点  

2011-03-23 23:47:25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二连记忆

 

——   之一   建新点

 

六十年代末期,因苏联边防军开始入侵中国领土珍宝岛,中苏关系日益紧张,地处中苏边境生产建设兵团各团队屯垦戍边、备战备荒任务也日趋紧张,值班连队也相继增多。当时我们所在的一师独立四营所属的连队也在不断增多,二连就是在1969年2、3月份开始建立的,后来也加入了战斗值班连队的序列。可能是因战备需要,1970年2月13日,一师独立四营又改编为一师64团,下属十八个生产连队,外加加工链、工程连等。

1969年初,独立四营山上只有3个连队:1连、3连、四连。1968年6月4日,我下乡至独立四营,在新兵连进行了简单的集训后,被分配到4连担任班副班长,当时我们班有22个人,近一半是1966年下乡的老兵,其他都是1968年下乡的,班长也是1966年下乡、一个非常严厉、也非常能干的老兵。我在四连工作了近9个月后,于1969年2月,与四连的三十几名战友及部分66、3复转军人,一同踏上了开发建设2连的征程,此前我已被任命为排长了。

当时的二连可谓是头顶蓝天、脚踏荒原、地无一垄、房无一间。我们从四连分出来时,只有一挂没有马的马车,没有马驾辕只好由人来代替,我记得好像是是刘文旭、袁中伟等人分别驾辕,其他人跟着连推带拉,载着我们所有的家当开赴了概念中的二连。

由于辰清地处小兴安岭北坡,气温在黑河地区也是最冷的,尤其是1969年,气温格外的低,雪也格外的大,漫山遍野被大雪厚厚地覆盖着,有的地方已经没膝盖了,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。我们拉着马车,在铺面白雪的大地上艰难地行进着,大家的帽子上、围巾上都挂满了厚厚的白霜。最终我们在三连与一连之间,选择了一个坡岗的地方确定了新点的位置,这就是后来的二连。当时虽然天气寒冷,但是大家经过十几里路程的跋涉,还是满头大汗。到了目的地后,大家谁也没顾不上休息一会,又投入了紧张的安营扎寨工作,因当天就要在这里入住了。

回忆当年选址二连的情景,与一部电视剧(是《今夜有暴风雪》,还是《年轮》就记不清楚了)里描写的如出一辙。剧中也是建设一个叫二连的新点,知青们也是在冬季茫茫的雪原上选则了一块平地,砍掉了地上的杂木,立上了一块牌子《二连在此》,电视剧中的这一幕在我的脑海中印象太深了,因在我的知青生涯中也确实经历了这一幕。那天,我们到了新点后,首先砍掉了满地的榛柴棵、小白桦树和满地丛生的杂草,平整出了一块空地,然后在冰冻的地上刨出了几个坑,支上了两顶帐篷。一顶里面用刚刚砍下的杨木干搭上两排通铺,帐篷的两头支上两个用大油桶做的炉子取暖,中间用一张草席隔开,一边住男生、另一边住女生;另一顶的一半是连部、一半是灶房,这便是我们建二连的第一个家,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住帐篷,因此感到很新鲜。

在那个寒冷的季节住帐篷对我们也是一个考验,因要保持帐篷内的温度,就要不断地往炉子里塞柈子,必须24小时有人烧炉子取暖,否则就要挨冻。即使这样,我们经常还要穿着粘袜、戴着棉帽子睡觉,早晨起来毛巾、牙缸、牙刷冻在一起是经常事。但是,没过多久,我们床铺下面的杨木干还是发芽了,后来竟然长出了一片片叶子。春天开化后,帐篷里面满地泥泞,有时山上的桃花水流下来,会飘起我们的脸盆,我们不得不在帐篷底下挖出一条排水沟,不得不在床的前面再搭上一排木杆或木板,否则根本就上不了床。就是这样的条件,我们在帐篷里面住了一个春天及一个夏天,待我们的杆夹泥房子盖起来后,又到了雪花飘舞的季节。

1969年5月上旬,上海50多名知青被分配到二连,他们之中有许多是六六届、六七届高中生,如果不是上山下乡运动,他们其中的人可能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了。从大上海来到条件如此艰苦的连队,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情,面对大上海与辰清二连如此之大的条件反差,加之去上海接兵的人员没有如实介绍这里的情况,使他们的思想产生波动也实属必然。其实我对比我大出几岁的上海兵还是心怀敬重的,因为他们的文化比我高,有思想,处事也比较成熟,能够吃苦耐劳,后来成了连队的骨干,也是大家学习的榜样。

上海知青来了之后,面对最大的难题是住宿的问题,因当时的二连还没有一间像样的房子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不得不把连部及灶房占用的一顶帐篷腾出来,让给上海知青住,连部及灶房分别搬进了临时搭建的草棚子。灶房的草棚子外面又支起了一口大锅,用于化冰雪解决连队的临时用水问题。由于草棚子四面透风,在这里发面根本发不起来,因此蒸出的馒头发粘不好吃,所以连队的伙食基本是烤饼,外加黄豆海带汤、咸菜。当时的炊事班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解决连队的一日三餐的,困难可想而知,那时炊事员的手大都被冻肿了,这也是我后来常说的:“面没发起来,手却发起来”的来历。尽管如此,他们从来没有怨言,为了连队的建设,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地坚守着、奉献着。现在我每每想起这段往事时,心中总是充满一份敬意、一份感动,我想对他们说得一句话是:二连建设初期的炊事员们,你们辛苦了!

 以上文字是对二连初期住的情况的简单回忆,后期情况待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1年3月23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