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天红叶的博客

以文会友,结交朋友,互相学习,互相尊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是知青,后又上学,毕业后在机关工作了大半辈子,在工作岗位上做到了,尽心尽力、尽职尽责、问心无愧,现已退休,享受天伦之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二连记忆——之二 备烧柴、伐木  

2011-03-27 13:12:01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二连记忆

 

——之二  备烧柴、伐木

 

1969年2月,二连在新点安营扎寨了,虽然只有30多人,但是连、排两级领导的架子还是搭建起来了。由于当时上级还没派指导员来,连里的主要领导是副指导员孙世峰;连长是聂兆有;一排排长是刘文旭;我担任三排排长;司务长是王桂珍,1966年下乡,一个很干练、很泼辣、很能吃苦的老兵,建点初期食堂的艰苦她都品尝了,可惜她因病早早的故去了,现在我会经常想起与她在一起相处的日子。后期又成立了一个机务排,排长是景慎之,一个毕业于北安农机学校的中专生。

我们进点后,连队还是一张白纸,除了两顶帐篷外没有任何生活设施了。摆在面前的两大难题是:吃水及烧柴,这是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。因此,女排承担了为全连备烧柴的任务,男排则负责打井及上山伐木,为后期连队生活(盖房)及生产筹备木料。

本文主要讲的是:连队建设初期备烧柴及伐木的一些经历,由于时间久远,有些具体感人的事例就记不清楚了,也望知情的战友予以补充。

当时在山上的四个连队中,二连的条件是最艰苦的,别的连队有房住,有火炕,且吃喝及烧柴不愁;而我们连队住帐篷,小杆床、没火炕、没柴烧、没水喝,口粮也很短缺。在那个寒冷的季节,帐篷里必须24小时烧炉子取暖,否则就要挨冻,而当时取暖的唯一燃料来源就是烧柴,烧柴分为干枝及木柈子两种。干枝是已经被山火烧死并已干枯了的过火木,树种一般为白桦、黑桦、柞木等,干枝比较容易点着也很好烧,但也不抗烧。备这样的烧柴比较省事,不用斧头及锯,只要用手一掰就断了,因此我们称为掰干枝;另一种就是柈子了,柈子是将整根的原木锯成若干段,再劈成六瓣或八瓣,柈子可以使炉火烧得持久些,一般晚上烧炉子都是用柈子。

二连建设初期,女排的主要任务就是上山掰干枝。以段春荣、李英林为骨干的几个68年下乡的老兵,都是很能干、很能吃苦、乐观积极的女战士。每天早饭后,班长段春荣就要带领大家上山,每个人手里都要带根绳子,用做捆干枝。山里的雪很大,一般都要没过脚脖,有的还要没过膝盖,大家在山林里首先要找出一棵棵干枝把它掰下来,然后再捆成捆抗回连队,力气大的一个人可以抗一捆,力气小的两个人抬一捆。开始因路途近,一上午就可以往返两三个来回,后来随着近处干枝的枯竭,我们上山的路程也在渐渐远去,往返的次数也逐渐的减少,慢慢的一上午只能往返一趟了,甚至一天一趟了。由于路途的渐远,时间基本上都搭在了路上,劳动强度也日趋增大……。尽管如此,大家还是以饱满的工作热情,吃苦耐劳的顽强精神,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,为连队储备了一定数量的烧柴,保证了取暖及食堂烧柴的需要。

后来由于工作需要,部分女排战士也参与了上山伐木工作,与男排的战士一样步行十几里路。男的负责伐木、抬木、归楞,女的负责锯树梢、并将锯下的树梢堆在一起,再用拖拉机运回连队。我因个子高,且又是排长,什么累活重活都要干在前面,有时也与男生一起抬木头,一起喊号子,虽然很累,但也乐在其中。

上山伐木是项艰苦的劳动,也是一项风险很大的劳动,稍不注意就会被树木砸伤,二连的战友也有因此而受伤的经历。记得有一天晚上,我跟拖拉机上山拉杨木干(因那时连队盖的房子主要是杆夹泥的,因此杨木干的用量很大),待大家把杨木干装上大爬犁并捆绑结实后,拖拉机便开始启动、掉头,而这时的我正在爬犁的尾部,长长的杨木干把我刮倒在地,战友们见状急忙跑过来,好在没有什么大恙,有惊无险,大家紧张的心情才得以放下。

上山伐木的午饭问题也是很大的问题,因一般都要在山上待一天,早饭后上山,天黑前下山,中午必须带午饭。而那时的午饭只有馒头、咸菜,外加烧化的雪水。由于天气寒冷,大家带的馒头都要冻成石头一般,没有办法,只能用树条挑着馒头在火上烤化,其实是烤糊一层啃一层,啃完一层后露出白茬后再继续考化,直到吃完为止,渴了就用饭盒化点雪水喝,这就是伐木者的午饭。这种艰苦的生活没有经历的人是无法体味的,但大家都很乐观,嘹亮的歌声经常回荡在山谷,此段伐木经历在我的记忆中是很难抹去的。

另外,上山伐木遇到比较麻烦问题,还有在雪地难行走问题。因在山里一般都是没膝深的积雪,而且特别软,在这样的环境里行走是十分艰难的,根本迈不开步,尽管大家都绑上了裤腿,扎上了腿带,但棉胶皮靰鞡里面仍会灌进很多雪,棉裤也会被雪泡湿半截。到了晚上大家都要在炉筒子上烤棉鞋、烤棉裤,由于棉胶皮靰鞡是橡胶底,一遇火烤就会老化,减少寿命,记得1969年冬天我就穿坏了四双棉胶皮靰鞡,其实大都是烤坏的,我想其他战友也是如此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3月27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